《神雕侠侣》无与伦比的煽情巅峰 五个让你泪目不能自已的瞬间

原标题:《神雕侠侣》无与伦比的煽情巅峰 五个让你泪目不能自已的瞬间

杨过待她走远,笑问:“倘若你是她,便嫁哪一个?”小龙女侧头想了一阵,道:“嫁你。”杨过笑道:“我不算。郭姑娘半点也不欢喜我。我说倘若你是她,二武兄弟之中你嫁哪一个?”小龙女“嗯”了一声,心中拿二武来相互比较,终于又道:“我还是嫁你。”杨过又是好笑,又是感激,伸臂将她搂在怀里。

于无声处,自有真情。

杨过拿起第一封信,抽出一看,念道:「英妹如见:前日我师与鞑子于恶波冈交锋,中伏小败,折兵四百……」一路读下去,均是义军和金兵交战的军情。他连读几封,信中说的都是兵戈金革之事,没一句涉及儿女私情。杨过叹道:「这位重阳祖师固然是男儿汉大丈夫,一心只以军国为重,但寡情如此,无怪令祖师婆婆心冷了。」小龙女道:「不!祖师婆婆收到这些信时是很欢喜的。」 杨过奇道:「你怎知道?」 小龙女道:「我自然不知,只是将心比心来推测罢啦。你瞧每一封信中所述军情都十分的艰难紧急,但重阳祖师在如此困厄之中,仍不忘给祖师婆婆写信,你说是不是心中对她念念不忘?」杨过点头道:「不错,果真如此。」当下又拿起一封。那信中所述,更是危急,王重阳所率义军因寡不敌众,连遭挫败,似乎再也难以支撑,信末询问林朝英的伤势,虽只寥寥数语,却关切殊殷。

为了灵貂,杨过将老顽童请来与瑛姑见面之时,白发苍苍的一对老人,开口谈起早夭的孩子,让人泪目。

老顽童:瑛姑,咱们所生的孩儿,头顶心是一个旋儿呢,还是两个旋儿?

(杨过)待了一会,终于鼓起勇气,颤声道:“杨某冒昧拜谒,请予赐见。”说了两声,屋中无人回答。伸手轻轻一推板门,那门“呀”的一声开了。举步入内,一瞥眼间,不由得全身一震,只见屋中陈设简陋,但洁净异常,堂上只一桌一几,此外便无别物,桌几放置的方位他却熟悉之极,竟与古墓石室中的桌椅一模一样。他也不加思量,自然而然的向右侧转去,果然是间小室,过了小室,是间较大的房间。房中床榻桌椅,全与古墓中杨过的卧室相同,只是古墓中用具大都石制,此处的却由粗木搭成。但见室右有榻,是他幼时练功的寒玉床;室中凌空拉着一条长绳,是他练轻功时睡卧所用;窗前小小一几,是他读数写字之处。室左立着一个粗糙木橱,拉开橱门,只见橱中放着几件树皮结成的儿童衣衫,正是从前在古墓时小龙女为自己所缝制的模样。他自进室中,抚摸床几,早已泪珠盈眶,这时再也忍耐不住,眼泪扑簌簌的滚下衣衫。

忽觉得一只柔软的手轻轻抚着他的头发,柔声问道:“过儿,甚么事不痛快了?”这声调语气,抚他头发的模样,便和从前小龙女安慰他一般。杨过霍地回过身来,只见身前盈盈站着一个白衫女子,雪肤依然,花貌如昨,正是十六年来他日思夜想、魂牵梦萦的小龙女。两人呆立半晌,“啊”的一声轻呼,搂抱在一起。燕燕轻盈,莺莺娇软,是耶非耶?是真是幻?

尤其是那句“过儿,甚么事不痛快了”,十六年后重逢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很平淡却用情至深,就好似二人十六年未分离一般。

郭襄这时心中所想的却是:可惜我迟生了二十年,倘若妈妈先生我,再生姊姊,我学会了师傅教的龙象般若功和无上瑜伽密乘,在全真教道观外住了下来,自称大龙女,小杨过在全真教中受师父侮辱,逃到我家里,我收留他教他武功,他慢慢的自会跟我好了,他遇到小龙女,最多不过拉住她的手,给她三枚金针,说到:“小妹子,你很可爱,我心里也挺喜欢你,不过我心已属大龙女了,请你莫怪!你有什么事,拿一枚金针来,我一定给你办到”

我走过山的时候山不说话,走过海的时候海不说话。我的小毛驴滴滴答答,倚天剑陪我走天涯。人人都说我是爱上了杨过大侠,才在峨眉山上出了家。其实我只是爱上了满山的云和霞,像极了十六岁那年的烟花。返回大发6合-极速1分6合官方,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大发6合-极速1分6合官方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大发6合-极速1分6合官方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大发6合-极速1分6合官方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