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副主席 杨扬站上人生新赛道

原标题:当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副主席 杨扬站上人生新赛道

北京时间11月7日晚,在波兰卡托维兹举行的第5届世界反兴奋剂大会上,波兰体育和旅游部长班卡当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以下简称WADA)新一任主席,而来自中国的前冬奥会短道速滑冠军、中国短道速滑宿将、中国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主席杨扬当选为WADA副主席,杨扬将于2020年1月1日正式就职。

杨扬对自己的当选充满信心,她说,“接力棒接过来,我要尽全力跑好下一程。”同时杨扬还对中国记者表示,这说明中国近年来在反兴奋剂工作上取得了巨大成就,让国际社会对中国有信心,能够让中国人来参与世界反兴奋剂的领导工作。

杨扬体育人生“填写”新履历

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杨扬在短道速滑项目上为中国实现了冬奥会金牌零的突破。整个运动生涯,杨扬一共拿到了59个世界冠军,是获得世界冠军最多的中国运动员。退役后,杨扬先后在清华大学、美国犹他大学学习。这之后,她一直活跃在国际体坛大舞台上。辉煌的职业生涯、开朗的性格、流利的英语、出色的工作能力,让杨扬陆续得到在多个国际体育组织任职的机会。

早在1999年,作为现役运动员的杨扬就当选为国际滑联运动员委员会委员。2010年,杨扬当选为国际奥委会委员,成为继何振梁、吕圣荣、于再清后,第4位来自中国内地的国际奥委会委员。在这期间,杨扬曾以国际奥委会道德委员会委员身份,参与有关俄罗斯兴奋剂事件调查。2016年,杨扬以高票当选国际滑联第一理事。2017年11月,北京冬奥组委成立运动员委员会,杨扬当选为主席。过去这两年,杨扬时常往返上海、北京两地,为北京冬奥会的筹备建言献策。今年5月,杨扬被提名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副主席,直至11月7日在波兰正式当选,这也是中国人在WADA最高级别的官员。在此之前,她还曾于2005年到2013年间担任WADA运动员委员会委员。

一直努力为中国体育争取更多话语权

从国际滑联运动员委员会委员到国际奥委会委员,到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主席,再到如今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副主席,杨扬一直在用她的努力为中国体育在世界领域争取着更多的话语权和地位。

杨扬对自己即将面临的工作也有着相当清醒的认识,“人生即将开始新的一页。半年前,我也曾紧张担心,但现在一切都开始了。这个工作的复杂性在我原来的经历中不曾遇到过。但是接力棒接过来,我要尽全力跑好下一程。我和新任主席班卡先生都是运动员出身,我们会遇到很多困难,需要冷静下来处理这些问题。我甚至期待和这些挑战交锋。能够提名并当选,是对我近年来在反兴奋剂领域工作的一种认可。中国对我担任此职务也非常支持,我感到任务很重,会尽最大努力做好。”

中国反兴奋剂工作得到国际认可

杨扬的当选除了她自己做出的巨大努力以及个人魅力之外,也说明了中国反兴奋剂工作在近年来取得了卓越成效,并逐步得到了国际上的认可。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党委书记、副主任陈志宇在此次世界反兴奋剂大会期间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在世界反兴奋剂事务中正在发挥更重要的影响。

中国政府早就迈出了步伐,从国家体育总局一号令开始到国务院《反兴奋剂条例》,再到《反兴奋剂管理办法》都有相关规定,对违禁辅助人员禁赛、罚款、行政处罚等,对涉兴奋剂违法行为的刑法司法解释也正在进行中。世界上对涉兴奋剂行为立法的国家不多,进行刑事打击的更是寥寥无几。中国的这些行动得到了WADA主席里迪的赞赏。正是由于政府打击兴奋剂的坚决态度,中国反兴奋剂工作发展迅速,尤其近些年无论检查数量、检查水平和效率以及教育方面都走在世界前列,从而得以进一步深度参与世界反兴奋剂事务。这点从中国人更多担任国际反兴奋剂组织重要职务便可看出。除了本次当选为WADA副主席的杨扬之外,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李颖川目前担任WADA理事会理事;跳水奥运冠军李娜则是运动员委员会委员;陈志宇是国家(地区)反兴奋剂机构发展专家咨询小组委员。此外,上海体育学院院长陈佩杰则是新成立的国际检查机构(ITA)理事会的独立专家。

去年,世界反兴奋剂教育大会在北京举行,来自全球122个相关组织的201名反兴奋剂专家得以亲身体会中国的反兴奋剂工作;今年7月中国又邀请多名专家参加首届国际反兴奋剂工作专业研讨会。此外,中国反兴奋剂中心与挪威反兴奋剂机构有长期合作,从初期对方帮助中国建立反兴奋剂控制质量管理体系,到现在互相分享各自先进做法。

锐评

特立独行的“杨扬A”又一次“打破坚冰”

仔细回想,因为工作关系,认识杨扬已经整整二十个年头。那时她虽然贵为世界冠军,但人气远没有现在高,假如拿现在这个“网红时代”的说法,她连个流量明星都算不上。如今刚刚正式当选WADA(国际反兴奋剂组织)副主席的她,却毋庸置疑地成为了“行业大咖”。

20年前的冬季项目在中国体育的版图中粉丝寥寥,拥趸稀少,甚至连专职跟队的记者都屈指可数。因为是同龄人,所以直到现在,我依然怀念着那种可以跟每位运动员、教练以及工作人员平等沟通,不是亲人但又胜似亲人的良好氛围。杨扬作为那支队伍的领军人物,也丝毫没有明星的架子。

当然短道速滑还是在2002年的盐湖城冬奥会后,最终“火了”,尽管现在的年轻粉丝们追捧的是王濛、周洋、武大靖等这些新一代的运动员,但这个项目最终为更多人所知,还是因为“YANGYANG A”在盐湖城实现中国冬季项目金牌“零的突破”。当时中国短道队还有一名明星选手叫杨阳,大家为了区别她们俩,一般管杨扬叫“大杨”,管杨阳叫“小杨”,但到了国际赛场,老外就有些犯难了,因为两人名字的英文拼写,完全一样。最终国际滑联请两名运动员,各自选定一个字母作为英文名字的后缀,来进行区分。杨阳最终选择了“S”(英文“小”的第一个字母),有些意外的是,杨扬却选了个“A”。我曾经不止一次地问过她为什么选“A”,她的问题合逻辑但并不让人完全信服:“A是26个英文字母中的第一,我想拿第一,所以选它”。杨扬A那时就有些特立独行。

当然每一个有大成就的人,骨子里都有着特立独行的基因,杨扬骨子里流淌的这种基因,绝非一个“A”字这么简单。当时的队伍中,她的英语是最好的,凭借自学已经完全具备了同老外流利沟通的水平,这在20多年前,尤其在运动员中并不常见。那时,队友说,杨扬经常会在宿舍里,同国外的朋友用英语打电话,经常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由此可见她的英语水平到底如何。现在看来,当时杨扬的苦学是今天她能担任国际体育组织领导人最坚实的基础。当然,也许那时的她,就已经想清楚了自己现在该做什么,未来又该做什么。

20多年过去,中国冬季运动的发展同当时有了云泥之别,一个伟大的时代也给了“杨扬A”最大的发展空间。她从一名优秀的运动员,一名奥运冠军,成长为一名优秀的体育工作者、国际奥委会委员,直到今天的WADA副主席。

这是一个过去没有中国人出任过的职位,对于杨扬而言是一个崭新的挑战。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竞技体育的成绩突飞猛进,但西方社会戴着“有色眼镜”观察中国体育的行为,却让兴奋剂问题一直都如同一个“幽灵”困扰着中国体育。杨扬在正式当选后说:“我的当选表明世界对中国反兴奋剂工作的肯定和信心。”的确,中国竞技体育早已度过了“野蛮生长期”,如今需要的是在国际体育大家庭中承担更多的义务和更重要的责任。杨扬从某种意义而言,又像盐湖城冬奥会开始前那样,成为了一名用来“打破坚冰”的战士。

杨扬当选后的第一个清晨,她当年在国家队的一位战友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上说:“中国短道速滑队一直都坚决抵制使用兴奋剂。这种做法曾经在个别人的脑海里有过动摇,但老领队兰立在90年代时坚决表示:‘兴奋剂不能用,一用运动员就废了!’这就是对运动员最好的呵护,从当年的被呵护到现在要用更为坚定的态度,更为有力的行动来呵护全世界的运动员。杨扬,加油!”

杨扬A未来的新使命在体育圈内万众期待,却又无比艰巨。这个全新的工作挑战,对于她而言,艰巨而又复杂。但我坚信,在强大的祖国支持下,杨扬A这次依然会是胜利者。返回大发6合-极速1分6合官方,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大发6合-极速1分6合官方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大发6合-极速1分6合官方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大发6合-极速1分6合官方热点
今日推荐